拾年夜雨

盗墓笔记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二次元

【许博远生贺】修尼玛和蓝美人

【OOC 渣 短篇】
【只有甜和HE】
【蓝河小天使生日快乐】

《修尼玛与蓝美人》

【1】

在荣耀小区不远处有一条街,被称为为粉红街,可能你认为一个只会抠脚的猥琐大叔其实是五星级厨师,不爱说话的面馆老板是个富二代。整条街远处看脏兮兮一片,仔细观察会发现还有两家店苟延残喘坚持干净第一。

粉红街有一个略微破旧的剪头店,叫兴欣洗剪吹。老板娘陈果是个美女,剪头师傅是个慵懒的帅哥,所以剪头店的生意很红火,总有无知的少年少女光临。不得不说,剪头师傅技术真心棒,器大活好。

兴欣的对面是一家小吃店,蓝溪阁的第十个分店,店主叫许博远。QQ大号蓝桥春雪,小号蓝河。许博远被称为蓝美人,面目清秀,衣着店面小吃都干净得很,经常穿白衬衫。体贴温柔 经常给客人打折,笑起来眉眼弯弯甚是好看,是这粉红街唯一一道清新的风景。

其实很多人都不知道,兴欣的剪头师傅和对面小吃店店主是一对儿。

早晨许博远六点从小区出来到店里打扫卫生顺便在店门口捕获懒死的帅哥一只,那帅哥头发有点长,却不像许博远一样扎起头发,乱糟糟的发里多了几分颓废之感,衬衫总是在衣角沾有墨迹。

哦,忘了说,那高高瘦瘦的剪头师傅叫叶修。

许博远把迷糊叶修安置在店楼上唯一一张小床上,下去打扫卫生。六点多快七点,叶修下楼做饭,七点半吃完饭他们要么去楼上做一些白日宣淫的事情,要么在楼上打游戏。九点小吃店洗剪吹正式开门。

有一天做完了那档子事后,叶修对精疲力尽许博远说:“蓝啊,刘海都挡住眼了。下楼哥给你修修。”

说完他还拍了拍许博远的屁股。许博远当场就炸毛了,哑着嗓子喊他,“滚下去!”叶修总能打破许博远的形象。

许博远跟着叶修进了洗剪吹。陈果打着哈欠从楼上下来,“呀,阿远来了,钱就不算了。”

许博远左手扭着叶修的腰微笑跟陈果打招呼,“陈姐早。那感情儿好 今天刚进了新的小吃,等会送过来姐你尝尝。”

陈果点头,“我先上去了,老魏还没起呢。”

许博远早上刚洗了头,过肩的长发披在靠背上,他窝在靠椅里仰着头,叶修细心给他围上布,拿起笨重的剪刀给他修刘海。

“为什么不换设备?”许博远闭着眼,头发渣子落在脸上痒痒的,叶修轻笑拿着海绵清理头发,“老板娘和老板快结婚了。”

“也是,陈姐和魏哥都三十多了。”许博远才二十三,大他五岁的叶修感叹小蓝也会嘲讽了。

“那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啊。”叶修低声问他。许博远惊得睁开眼,叶修一本正经不像在开玩笑。

“首先得有栋房,我现在和父母住在一块,你租房这样不太好。”许博远闭目养神脸有点红,叶修无意见碰到他的耳朵,他缩了缩脖子,“我又不会跑了……”

叶修得到心满意足的答案,用手摘去他脸上顽固的头发,“诚实守信是好公民必须遵守的优秀品质,小蓝同志继续保持。”许博远的睫毛颤抖着,脸烧了起来,他轻轻的吻了上去。

“我去叶修大早上虐什么狗啊人家阿远脸都红透了你还耍流氓。我要染发染成金的。”

黄少天大大咧咧进门在一旁坐下,翘着二郎腿一副“啧啧啧”的模样。许博远一把推开叶修。

叶修深沉的看着黄少天,“少天啊,你本来就够亮了。”打快板的先生不可置否的哼了一声。

许博远十指绞在一起,结结巴巴的向偶像问安,“黄少好,上海好玩吗?”黄少天作为知名的手艺人经常出省演出,一个月都待不上几天。上个月去上海巡演今天刚回来。

“好玩。”黄少天欢喜的看着许博远,“我给你带了礼物,一会儿文州就送过来。我跟你说••••••”

叶修在旁注视兴致勃勃的许博远,以及手舞足蹈情绪高涨的黄少天。二人你一句我十句聊这聊那的,黄少天有意逗许博远笑,许博远的脸又红了几分,一边笑一边拭去眼角的泪水。

喻文州,赶紧把你媳妇带走——来自人生寂寞如雪的叶修的肾十客户端。

【2】

“叩叩叩”晚上许博远关门算账,突然听见敲门声。他摸了摸口袋里的军用小刀拉开门,一张帅气360度无死角却焦急的脸出现在他眼,前皱起的眉头完全没有影响他的帅气,赏心悦目。

“泽楷啊,怎么了?”许博远侧身请他进来。周泽楷摇头,“阿远…习习…高烧。”

许博远一拍额头,“二翔发烧了。你别急啊,我上楼拿下急救箱。你先回去看看情况。”说完他蹬蹬蹬跑上楼找必用品。

许博远在B市某QH高校学医,粉红街的人晚上有急症都会找他。周泽楷是距兴欣100米的一家面馆老板,老板娘性别男名孙翔,许博远的堂兄。

许博远匆匆忙忙跑进小区到周泽楷家,看到孙翔盖着东北大花被浑身通红意识模糊吓了一跳,我的妈,二翔这么活蹦跶的崽子也能烧成这样。“多少度?”许博远打开箱子在客厅开始配药。

“39度一。”周泽楷用冷毛巾捂住孙翔额头,握住孙翔滚烫的手眼眶红了一圈。

许博远配着配着发现自己习惯性带了青霉素,可是二翔对这个过敏啊!许博远东翻西找,WOC,没带头孢!

“叩叩叩。”周泽楷跑过去开门,许博远回头一看,叶修叼着烟拿着一个小瓶子犹如金子一般闪闪发光,天啦噜。

“头孢忘记拿了。”叶修眯眼深情注视许博远。许博远激动的扑过去——拿了头孢就跑回来配药。配好以后招呼周泽楷搭把手。周泽楷心急如焚,撂下叶修就窜过去帮忙。

叶修站在门口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心碎了一地。好在自己早就给小蓝手机卫星定位,孙翔要是出了事…真麻烦。叶修把门关上留在外面,打开手机屏幕眯眼笑着。

打完针后许博远和叶修一同离开,周泽楷羞涩而又感激的浅笑。

“谢谢阿远和前辈。”叶修吸了口烟,笑他单纯,“别叫前辈了,多久以前的事儿。”

周泽楷乖巧的点头,“叶哥。”叶修搂着许博远的肩膀,“这是你嫂子。”

“滚!”许博远瞪叶•不要脸•修一眼,又转头细心叮嘱周泽楷,“过一会儿就该退烧了,他爱蹬被子你得给他捂着点,我们先走了。”

“再见。”“再见。”

许博远和叶修并肩压马路。灯光昏黄徒增几分暖意和温馨。

许博远心有余悸,抓紧了急救箱,“还好你及时赶到——”叶修低头看着他头顶的旋儿,突然开口,“我知道你需要我。”

叶修把烟扔在地上碾了碾,牵起许博远的手,阔步前行。

END

[扣1超过20开车]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