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夜雨

盗墓笔记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二次元

【叶修生贺】《因为他深爱着他》


【OOC慎入胡说八道】
【叶蓝微喻黄 王杰希X原创人物(男)】
【时间叶修退役后三年】
【温馨向 HE】
【叶修生日快乐】

〈1〉
叶修永远记得那一天。从那天早晨叶修的眼皮一直在跳,许博远笑他年纪大了睡眠时间要延长。

晚上叶修和许博远出来吃饭,两个人因为一个玩笑起了争执,过马路的时候一辆轿车飞驰而来,许博远挡在了叶修前面,在叶修呆滞的目光中飞出去很远很远。 

调查监控,逃逸者被抓到了警察局。叶修在救护车上亲吻许博远的手指,蓝啊,告诉我,这只是一个玩笑。

许博远头上的血顺着胳膊流到掌心,叶修的手也沾染了狰狞的鲜红。他只能一遍遍的祈祷,不要出事,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的,他抓住许博远打算离去,却突然回头冲哀求的叶修亲切的笑着,放下许博远不见踪影。他下了一个诅咒。

〈2〉

许博远初诊为植物人。他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呼吸平稳。叶修抚摸他额头的时候,他长长的睫毛轻轻的颤着,平日里生动的双眸宛若平静的一潭死水。

离家出走生活艰难的时候,叶修从未喊过苦;被迫离开嘉世的时候,叶修从未抱怨过。可是这次叶修想仰天长呼命运不公,抱怨自己为何要争执,为何没有反应快些。心就像被压上一块巨石,他拿出烟刚要点上,忽然想起许博远不喜欢,把身上的烟和打火机都扔进垃圾桶,坐在床边陪着他的“睡美男”。

他端详着许博远。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红润的双唇,微微上翘的杏眼,白皙的肤色,瘦却有力的身躯。

“蓝团长求带啊!!!蓝团长本人炒鸡好看的,细腰长腿体贴温柔!!!”当年看见一个牧师对蓝桥春雪大肆赞扬,自己还补了句,“对啊,人美炸毛还萌暖床。”被坐在旁边的当事人面红耳赤的回了句滚。

叶修闭上眼睛停止回忆,他握住许博远的手,想把他融到自己骨肉里。

“你再握下去,博远的手就要废了。”苏沐橙的话使叶修醍醐灌顶,他赶紧松开许博远的手,吹气轻轻的揉着。“什么时候来的?”

苏沐橙故意撇过头看向窗外的风景,眼眶却是红的,“刚来。”

“自己坐,就不招待你了。”叶修伸手将许博远较长的刘海捋到耳后。

“也不一定的,初诊以后数周或数日内要反复诊断加以重新证实。”那温柔的声音清晰的传进叶修的耳朵,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到来如久旱逢甘霖,打破了那份别扭的寂静。

叶修听到声音转头瞥了他们一眼,“是文州和少天啊,自己坐。”

喻文州把手中的礼物放下,先冲苏沐橙笑了笑,“叶神沐橙好,我父亲是专门研究植物人的专家,我多多少少有所了解。”微微停顿,“父亲也是小有名气。”

黄少天凑到床边看着死气沉沉的许博远,小声地问叶修,“老叶,博远是不是以后就一直这样了?你有没有想过今后怎么办啊?这种情况需要专人照料吧?”

叶修听完他的话沉默良久,他突然起身,冲苏沐橙伸手,“我用你手机打个电话。” 苏沐橙从包里拿出手机给他,他拿到手机走出病房。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头雾水,苏沐橙看向窗外,树枝上毛毛虫吐丝成茧,她屏住呼吸转头望向许博远。

“他要回家了。”

    
〈3〉

喻文州的父亲在英格兰,叶修打算带许博远去那生活。

他回到多年未至的家,父亲和弟弟在椅子上正襟危坐。他推着轮椅坐到他们对面。

“这是谁?”叶父盯着叶修的眼睛,叶秋有些心不在焉。

叶修坦然的牵着许博远的手。“我的爱人,许博远。”

叶父紧抿着唇,左手食指叩击桌面,“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你考虑过后果,嗯?”

“我会照顾他,一辈子。”叶修直视父亲严肃冷峻的目光握紧了所爱之人的手。

叶秋突然开口,“可以请专业人士照顾他,但你还是要成家立业的。”

叶修问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离开他,找一个温柔娴惠的妻子。”叶秋平静的看着沉下脸的叶修。

“他现在只是一个拖后腿的植物人,你还可以…”叶秋还未说完,叶修起身给了他一巴掌。叶父哼了一声。

叶修站的笔直,把许博远护在身后,郑重其事地告诉他们:

“许博远是我唯一的爱人,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我会对他负责,无论他是否会醒来。作为他的男人,我希望我的家人可以尊重我们。”

叶父起身走到叶修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清脆的拍打声回荡在安静的客厅里。叶秋难以置信的望着平日里甚至称得上迂腐的父亲。

“不能承担责任就不是男人,对人家孩子细心些。苏格兰那里我会打点好,工作自己找,医疗费日后还我。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我就飞过去揍你。”

叶修愣住,随即弯下腰对父亲鞠躬,“谢谢父亲,我先带小蓝上楼了。”

叶父手指叩敲击着桌子,意味深长地告诉叶秋,“你还有好多东西要跟你哥好好学学。”说完叶父离开,叶秋坐在原处发呆。

良久,他才撑着头红着眼眶轻声说了一句话,“哥哥口中的阿秋从来不是我。”

兴欣众人外加林敬言和高英杰以及一动不动的许博远围在桌前看着桌上的咸菜,方锐抬筷子夹了一根小黄瓜,啪嗒掉在了桌布上。林敬言低声在他耳边叮嘱,“别夹了,想吃黄瓜今天晚上让你你吃个够。”方锐瞪他一眼,衣冠禽兽!

再次鸦雀无声。大家都惴惴不安,偷偷观察许博远。

叶修夹了一块胡萝卜,放在嘴里嘎吱嘎吱地嚼,“这么舍不得哥啊,哥除了小蓝外不接受投怀送抱。”

“放屁!”魏琛大骂,“祸害自家人就算了,还出国去英国丢人。老叶你的下限真是无可救药。”

“哥这是带媳妇享受美好新生活,怎么。嫉妒哥啊?”叶修看着许博远,微微一笑。

魏琛语噎,陈果责问他,“要不是沐沐告诉我你要出国,你是不是打算瞒着我们?”

“老大不讲义气!”

“老叶太猥琐了!”

“过分!”

“不太妥当。”

••••••

叶修漫不经心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撕开叼在嘴里,“几个月就回来了送什么,让哥看见了方锐大大愈发猥琐的脸。”

方锐大大夹起一根小黄瓜扔向他,“叶修你大爷!”

叶修往许博远腿上一躺躲过小黄瓜的攻击,抱怨道,“怎么还不上菜啊,饿死哥了。”

气氛被叶修带动起来,可是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下次见面或许就是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了。

没有口头的祝福,除了叶修所有人都酩酊大醉,唐柔在给杜明打电话,方锐大大倒在林敬言怀里嘟囔着少操点心,老魏搂着羞愧到想钻地缝的陈果唱十八摸,苏沐橙牵着莫凡的手,乔一帆冲高英杰笑得很甜,罗辑和安文逸兴致勃勃的讨论微积分。叶修知道,他收到了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祝福。

所有人都离开以后,叶修推着轮椅回家,包子中途折回。他有点拘谨,“老大,许老大是不是今后都不会再醒过来了?”

叶修十分笃定,“不会,他会醒过来的。”

叶修从未有过自己代替许博远的想法。如果他成了植物人,小蓝要四处奔波给他找医生,要工作维持生计,要不分昼夜的照顾他。他怎么忍心他的爱人受这么多的苦,许博远也是。

因为他深爱着他。

叶秋真的很流弊,叶修一边给许博远梳头一边感叹。

四天的时间让逃逸者绳之以法,办理签证,买手机办卡,在苏格兰阿伯丁方面打点好,办好两张余额十万英镑的银行卡,贿赂小堂弟当高级保姆。干练高速,有条不紊,可喜可贺。

叶修开通了微博叫叶修修修修修,他单膝跪地给闭目的许博远照了一张图片发到微博上。

“蓝啊,以后哥每天发一张,等你醒来的时候一定会感动到哭吧。”

叶修从背后抱住他,下巴搁在他肩上。突然许博远打了个喷嚏,叶修拍拍他的背随即捧起他的头,发现什么变化也没有便捏了捏他光滑的脸,手感真好。

晚上叶秋送他们三个到机场,路上绷着脸深沉,一言不发。保姆是个今年二十开头,名为何璧的帅哥,拿着一个小本子询问叶修和许博远的喜好。叶修一边往许博远嘴里塞磨牙饼干,一边拿着水瓶给他喂水。何璧最后放下本子帮忙托起许博远的头哈哈大笑,“叶哥你爱人好可爱呀!”

叶修走的洒脱,洒脱到叶秋觉得心酸。就像一粒固态醋酸落入平静的心湖,引起阵阵涟漪。

去他妈的固态醋酸,叶秋面无表情的推推眼镜。

他打开引擎,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阿秋,保重。”

〈4〉

四年时光从指尖流逝。白了黑发,让一成不变染浸生活。叶修在一家贸易公司当经理,没有靠关系的他在这个位子坐的心安理得。

当喻文州在咖啡馆见到叶修向他走来的时候,他没想到应邀而来的合作公司代表是叶修。真不愧是叶神啊。喻文州自叹不如。

修身的西装,瘦削的身体,尖下巴,还戴上了眼镜增添了几分斯文的印象。唯一没变的的是那份慵懒,懒却不钝,他的冷静和犀利被掩藏在那副银边眼镜之下。

“叶神?”喻文州起身同他握了握手,“好久不见。近期可好?”

叶修大大咧咧坐在喻文州对面,点了一份蓝岛和一份小甜点,“也就那样了。少天没来,你在这里不好过吧?”

喻文州抬手看了看右手小拇指上的尾戒。,“我和少天…分手了。去年这个时候他结婚了,孩子上个月刚满月。”他笑的牵强,他这么直白的告诉叶修,叶修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

“我更愿意相信黄少天。”叶修冲他笑了笑,喻文州一愣,倏忽释然。

“但愿吧。叶神在网络上依旧有名气啊。叶神和蓝团长及蠢萌儿子的日常。”

叶修靠在沙发背上翘着二郎腿,双手交叉放在膝盖上,听到喻文州的话揉了揉太阳穴,“别提了,第一年我妈闹得天翻地覆,何璧现在一提起她还发颤。”

“但是还是挺过来了。”喻文州把合同打开,从包里拿出笔。

叶修浏览一遍发现没问题,签好合同从餐巾纸上写下自己的号码放到喻文州面前,“何璧把你当做他的人生目标,他在的地方一定有索克萨尔二代的存在。”

喻文州苦笑。

自己并没有什么耀眼的方面,家庭破碎恋爱失利工作不顺,剑与诅咒之名已被世人遗忘。

叶修带着合同打算离开,回头郑重其事的告诫喻文州,“喻伯父很想你。”

走出咖啡馆,叶修给一个熟人打了个电话。

叶修七点从公司回到家,刚进家门何璧就推着小蓝咯噔咯噔迎接他。

“叶爹欢迎回来,蓝团长今天状况良好。宝宝今天做了糖醋里脊!”

叶修换鞋推许博远,何璧去准备碗筷。叶修低头在他耳边轻语,“哥回来了,小蓝今天有没有想我?好的,哥知道了。”亲了亲许博远的耳垂。

叶修先喂许博远吃饭,许博远靠在他身上,头放在叶修的颈窝处,叶修拿着夜雨声烦限量版的餐具小心翼翼一勺一勺地喂他。

“今天碰到文州了,黄少天劈腿和一个女生有个孩子,你看剑圣大人也不行啊,还是哥体贴温柔。”

何璧抬起头,眼睛瞪的大大的,“WOC,叶爹你别骗我,拒绝日狗。”

叶修叹气,“不信自己上网问沐橙。”

“现在小卢完全可以支撑起蓝雨了,十一届的人都快换光了,连喻文州那种无法再退化的手残都退役了。”

“手残怎么了。”何璧拿着筷子戳着眼前的米饭,“喻队最NB喻队有计谋,比辣些只有手速的家伙厉害多了!”

叶修对何璧的观点不可置否,“对,这一届的冠军是蓝雨。啊,裤子又湿了,那一条还没干呢。”

何璧放下碗,嘴里嚼着糖醋里脊含含糊糊的叫到,“快脱快脱先泡上,吃完饭洗出来。”

“何璧啊,你是想让哥明天光着屁股去上班吗?”

“哎?哈哈哈哈哈!!!”

叶修修修修修V:今天的小蓝一如既往【图片】【图片】【禁止评论】

何苦为难何必V:叶神从背后抱蓝团长那张是我照的没错,今天的蓝团长又把叶神的裤子弄湿了【图片】【图片】

〈5〉

六一儿童节是许博远的生日,叶修请了一天假陪他。早晨七点起床,洗漱,给许博远揉捏肌肉顺便吃点豆腐。叫何璧起床,给许博远穿衣洗漱。然后把他推到厨房门口,把门关上做早餐。

何璧洗漱以后先在许博远脸上吧唧一口,“蓝团长早安。”再跑到厨房拿碗筷,对着叶修的脸就么么哒,“叶爹早。”

“何璧宝宝早,给蓝团长倒点水。一分钟后开饭啊。”叶修叼着棒棒糖哼哼唧唧。

何璧感叹,“蓝团长今年三十四了,叶爹你都要奔四了。然而宝宝永远是十八岁。”

“二十八的宝宝过来端菜。”叶修熄火,“好嘞!”何璧颠颠的跑过去。

“昨天卢瀚文和刘小别在微博晒婚戒,宝宝被他们闪瞎了。”

“小蓝,啊。”

“……”

“昨天喻队牵着剑圣大大的手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黄少不是孩子都有了么…”

“不是黄少天的种。”

“……”

“真的啊?我还以为黄少故意气喻队呢。。”

“……”

“……”

吃完饭叶修带许博远出门,何璧留在家里打扫卫生。

叶秋以叶修名义购买的房子很大,他每天都得花两个小时的时间清扫。要是他没有来的话叶爹要一边学习一边打扫卫生一边照顾蓝团长,这么大这么空荡的房子只有他一个“活人”,阿伯丁这边也没什么朋友••••••还好阿秋胁迫宝宝,宝宝奋不顾身英勇就义。何璧称赞着自己的伟大并戴上了橡胶手套,斗志昂扬。

叶修开车吧许博远带到了Stonehaven,阿伯丁的一个小镇。他把许博远抱上轮椅,层峦耸翠,民风纯朴,空气清新。叶修回想当年,在B市的生活,空气都是一种折磨。

风吹起了许博远的长发,叶修端详着爱人,今天是他们相恋十周年纪念日,十年没有在他的容颜上留下痕迹,他的意识沉睡在冰封的湖底,叶修带着儿子拿锄头一点一点的凿冰,从未间断。

他想尽可能近的靠近爱人。

风中叶修的笑容多了几分悲壮和坚定,少了几分慵懒。他推着轮椅走在小街上路过一家商店打算买盒烟。Stonehaven的街道很人性化,小伤店门口有一个斜坡能轻而易举的推上轮椅,台阶很窄,叶修站在许博远左边,敲了敲门,店主从屋内出来站在窗里。

"Beauty,A  pack  of  Blue cigarettes,please.”
老板娘在橱柜下的箱子里寻找,"Sorry,please  wait  a  minute."

叶修的目光被桌子上的电视吸引,第一届世赛英国小队长退役了。当年的少年现在已是沧桑的大叔。等他一转头,身旁的许博远却不见踪影。

"Lady,if  your  store  have any monitormg ?"

"No......The  one  you  love  is  gone!"

老板娘急忙报警。叶修跑出去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

"Little  gay,  walk  on  the  left!"
一个在晒太阳的老太太叫嚷着。

叶修往左跑依旧没有线索。

老太太惋惜的说:"Umm.A  minute  before  they  get  in the  car  and  ran  away."

"Thank  you."

"I  am  sorry  to  not  help  you."

气喘吁吁的叶修赶紧跑回车上找人。

何璧打扫完毕后背着最心爱的包去临镇玩,他先买了草莓味冰淇淋刚打算吃,一个高瘦的男子撞了他一下把冰淇淋上的球撞掉了。

“卧槽拟爸爸,宝宝的ice-cream.”何璧抬头看他,明显的黄种人特征,身高180左右。WOC,还带墨镜耍帅。

“你何必……”

“我何璧怎么了!”

男子有些无奈,“我再给你买一个。”

何璧打量他,“我看你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男子一头黑线,是啊,手上戴在着一代夜雨声烦手链,T裇衫是三代索克萨尔限量版,鞋是索夜限量,包上挂了一堆索克萨尔手办,不眼熟才怪。男子低头靠近何璧拉下墨镜,“你吃什么口味的?”

“WOC,王大眼!”

五分钟后,王杰希和何璧两个人手里各拿着一个冰激凌在路边散步,何璧感叹,“你也在阿伯丁,喻队也在。大神的选择啊。”

王杰希推了推墨镜,“来长期居住。你是何苦为难何必?”

“对的对的。”何必有点骄傲,王大眼都知道他,他好流弊哦。

突然王杰希拉住何璧,指向左边,“那个是蓝团长?”

何璧一看,远处三个彪形大汉疑神疑鬼的推着轮椅,轮椅上的人正是许博远。他把冰激凌扔到一边,焦急的边跑边喊,“王大眼,快用星星射线。”

王杰希一个箭步跑过去超过何璧,大喊着:“Bitch,stop!”

街头警察被他的叫喊声吸引,也急忙跑过去,“Don't move, this is the police!”

何璧冷静下来注视着王杰希的身影,掏出手机给叶修打电话,“喂老叶,你是不是把蓝团长弄丢了?我和我和王大眼找到了。”

叶修赶到医院的时候何璧在病房门口玩手机,看见气喘吁吁狼狈不堪的叶修话都没说上去就抡了两拳,“有你这么看媳妇的么!?这么大一个人都能丢了!要你干屁!!!”

做完笔录回来的王杰希摘下墨镜拍拍何璧的肩膀,“他们是作案二十多起的犯罪团伙,不能全怪老叶。”

叶修后退一步,对着王杰希深鞠躬,王杰希急忙拉他起来。

“大眼啊,这次多亏了你.……大恩不言谢,有什么需要帮忙直接说。”叶修真诚注视大小眼。

“小蓝怎么样?”

“醒了,喻伯父正在给他做体检。”

何璧挥了挥手机,这条消息以一分钟一万次的转播量飞速传播着。

“醒了…醒了…醒了就好……”叶修眼前一片模糊,他看到冰层融化浅笑盈盈的许博远冲他挥手。

“叶修我回来了。”

他扑向他的怀抱。

END

叶蓝番外一

喻黄番外二

王杰希和何璧的番外会讲述许博远被绑的原因,是小段子的形式,只有糖。想看的扣1,超过20个就发。

小段子和所有的真相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