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年夜雨

盗墓笔记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二次元

【喻黄】《深爱》番外二 《想你》

黄少天从未想过自己会背叛喻文州,可是那一天早晨,他和一个姑娘赤裸裸的躺在宾馆的大床上,他觉得自己就是个人渣。

他和那个姑娘互留了号码。黄少天浑浑噩噩的回到和喻文州的家,喻文州以为他昨天加班工作太累,又焦虑又心疼变着花样改善伙食提高睡眠效率。

没过几天,那个姑娘告诉他,她怀孕了。

黄少天把实情告诉了恋人,留下万念俱灰的喻文州,回老家告诉父母准备结婚。他坐在飞机上望向星空,星星离他这么近那么远,仿佛触手可及,实则相隔万里。

黄少天的父母把多年前给黄少天准备的婚房交到了黄少天手里。日了狗的黄少天恍惚的准备着一切。

直到走入教堂,黄少天还在期待这只是一个梦。喻文州会亲亲他的额头把他叫醒,说少天该起床了。

可惜不是。

他就像那个站在地面举起手想要触碰星空的孩子,璀璨的背影遮掩了泪流满面的事情。皆为徒劳。

带球结婚,对方是一个陌生的女人。洞房花烛夜,只是两个人各怀心事的躺在床上。美丽的新娘从背后抱住黄少天,醉酒头疼的黄少天转身轻轻推开她。

结婚第二天,黄少天强迫自己背过了她的名字生日血型……

他满脑子都是喻文州,他的心里都是喻文州。

两个人的生活很平淡,黄少天在饭店当经理,女人在家里安心养胎。除了必须的话语以外,更多的时候,是整个家死一般的寂静。或许都不能称之为“家”。

一年之后,女人生下一个男孩。黄少天的父母欣喜若狂,对他百般疼爱。孩子查体验出来的血型是AB型。

黄少天一想,不对啊,我是AB型,她是O型,哪来的AB型的孩子。

两方会谈女人承认孩子不是黄少天的。她发现自己怀孕以后急于找一个负责任经济条件不错的男人做靠山,她在酒店跟别人开房的时候看到了黄少天,于是就有了这件事。黄少天没碰过她。

黄少天第二天就跟她办理了离婚手续,孩子归他和他父母。因为前一天晚上黄少天出柜了。

“就算你们不同意我也不会改变,我现在对女人一点兴趣性趣都没有。如果您们真的希望我可以幸福就让我去追回我的爱人。”黄少天给父母跪下,磕了三个头。二老哭的不能自己,却又无可奈何。黄少天要做的事情除了喻文州没有人能阻止,更何况于情于理,黄少天都是正确的。

通过打听知晓喻文州在苏格兰的阿伯丁。他给叶修打电话,问他知不知道喻文州的地址。

叶修告诉他自己不知道喻文州在哪儿,不过他手机号没有变。

因此黄少天踏上了追回喻文州的旅途。飞往阿伯丁的途中,黄少天做了一个梦。他梦见喻文州和一个可爱的女孩子结婚,还有一个女儿,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黄少天醒来后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抹眼泪。他知道喻文州不会,却依旧心痛到窒息。

12成功抵达阿伯丁,黄少天双手发颤拨打了喻文州的电话。

“少天…”

黄少天听到他的声音随即红了眼眶,“是我。我现在在阿伯丁,想和你谈谈。”

良久,当黄少天认为喻文州不会原谅他的时候,对方传来一声叹息,喻文州的微弱的声音传来,“好。你在哪儿告诉我,我去接你。”

于是黄少天见到了分别一年多的喻文州。瘦了好多,黄少天咬住下唇忍住不让自己哭出来。

“孩子叫什么?”

“黄跃煜。”

“伯父伯母看着?”

“嗯。”

黄少天在车上组织语言,一言不发。喻文州沉默地开着车。

黄跃煜,黄少天心悦喻文州。那又能怎样呢?喻文州想到那个孩子,除了苦笑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与其尴尬的费力找话题不如不说。

喻文州带着黄少天回他的公寓。公寓很大很空旷,除了生活必备品一无所有,有一种进入宾馆的错觉。

喻文州脱下外套扔到沙发上,黄少天放下行李从背后抱住他,“我没有和她做。孩子不是我的。我告诉我爸妈我只要你一个,他们就把孩子留下了。我和她离婚了。”

即使想了那么多种方案,真的说出口时只是最直白简洁的解释。小心翼翼的掺杂着自己的心意。

“离婚协议书在包里,你可以亲自查看。我每天都在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你,想到发疯。每天晚上都会梦到我们在蓝雨的时光。”

“队长,我错了。”

“我每天都在想少天。”喻文州呢喃,转身拭去黄少天眼角的泪水,“在想少天和那个幸福的女人,在想那个孩子,在想少天为了养家糊口四处奔波。”

黄少天呆立在地。

“每次想到少天就会又心疼又嫉妒。”喻文州垂着眼,拿开了放在黄少天眼角处的手,“一想到以后我的生命不会再有黄少天,心就像被你撕成了一片一片。”

说完他慢慢走进卧室,黄少天亦步亦趋。卧室的墙上整整齐齐全部都是黄少天的照片。

喻文州坐在地上左腿屈膝,手臂放在膝盖上,黄少天走过去跪在他面前。他的右手抚摸着黄少天满是泪痕的脸。

犹若破土而出的藤蔓,月光延展着枝条,交错,缠绕,依附一切。

过长的刘海遮不住喻文州漆黑的眼睛。黄少天意识到了什么。

“黄少天。”

“我很爱你。”



评论

热度(4)